行业资讯 分类
在农场打了15只野鸭场长前来祝贺许怒道:还想不想干了发布日期:2024-07-10 浏览次数:

  1980年,从司令员任上退下来的,婉拒了上级让自己去北京任职的建议,而是去了南京养老。

  南京,这座新中国唯二的以“京”命名的城市,自古就是国家的战略要地、政治中心。自建国以来,这里先后成为、东部战区的驻地。

  而上将,则从1955年开始担任司令员,直到1973年才调到任司令员。再加上他还担任过三年华东军区副司令员,工作地点也是在南京。

  仔细一算,在南京一共工作了21年之久。在此之前,他从未在哪个城市会待上那么长的时间,这也是他为何要选择来南京养老的原因。

  的住处是中山陵8号,这是一栋民国时期的黄色小别墅,曾经住过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孙科,而孙科是孙中山先生的儿子。

  这里环境清幽,位于中山陵之西、梅花山之东、明孝陵之南的一处山坳之中。占地虽不大却地势平坦,临河虽不深却清澈见底。

  院内栽种着两棵大梧桐树,院外则是绿树成荫。住在这里的时候,过上了田园生活,在院外养鸡养鸭、养猪养羊,虽然数量不多,但也别有一番乡野风味。

  不仅如此,还利用院外的桑树养起了蚕。另外,他还开辟了一亩地种水稻和小麦,耕种也是亲力亲为,施的是农家肥。

  将军曾经去过少林寺习武八年,自幼面容黝黑,母亲给他取了个乳名叫“三伢子”。

  他性情刚烈,心直口快,又兼有一身好武艺,再加上脸上胡须比较多,军中好友就给他取了外号:“猛张飞、活李逵。”

  那个时节,大别山的人家都会在自家酿酒,以作平日里待客之用,或者农忙时也会喝上几口。

  因此,从小就学会了喝酒。长大后更是酷爱饮酒,且酒量极大。他有一句名言,即:“冷酒伤肺,热酒伤肝,没酒伤心。饭可以不吃,酒不能不喝!”

  红军时期,军中有规定:“官兵们在战前一律不得饮酒。”可唯独不在此规定之中,他每次战前必会饮酒,之后便奋勇杀敌,常常一鼓作气地取得了胜利!

  对此,有其他将领不服气地问红四方面军首长:“为何能喝酒,我们却不可以喝?”

  曾经多次出任敢死队队长,喝完送别酒后,便手提大刀带头冲锋,勇猛无人能敌!

  根据党办秘书王宣言的回忆,喝酒时喜欢劝酒,而且还有不同的话术。

  在这样的情形下,大多数战友都不得不喝酒了。见状,又笑着说:“明明能喝酒,却弄虚作假,罚酒三杯!”

  在待客的时候,大多数是用自己准备的菜肴。蔬菜就用自己种出来的,纯天然无污染。至于荤菜,一般都是他打猎得来的猎物,然后交给厨师烧制而成。

  午饭时分,他来到了食堂参观,发现战士们吃得是南瓜稀饭,便问道:“大家吃得饱不饱?”

  闻言,几步上前夺过了锅铲在锅里搅和了几下,立马生气地说道:“你们骗人。”

  连长回答道:“报告首长,中午吃稀饭可以睡三小时。晚上值班站岗的时候,就得吃干饭了!”

  一下明白了过来,叮嘱道:“再怎么样,也要保证战士们吃饱饭。不然的话,站岗吃不消的!”

  1964年冬天,跟团访问阿尔巴尼亚,返程回国的时候偶然感风寒,正好又途径上海,索性就留在了华东医院看病。

  医生先检查的口腔,让他张开嘴,然后又把压舌板轻轻伸了进去。猛然一惊,立马推开了医生的手,愤然离去。

  医生也有些懵了,一时之间没搞清楚状况,正在惶惶不安的时候。很快,的秘书特意跑了回来,安慰医生道:“没事,许司令员就是以为压舌板是凶器,这才起身离开的!”

  很爱拍照片,每次下部队检查都会带着摄影记者。工作完毕后,他就招呼大家一起聚过来拍照。不管是干部还是士兵,或是军人的家属,只要想和他合照都可以。

  而在的家中的墙壁上,除了挂了一幅总政治部印发的《奔马图》外,其余的都是他本人在各个时期的照片。此外,还有一些和教员、朱老总、少奇等人的合照。

  有客人在参观完他的卧室后,不由地惊叹道:“就好像走进了小型摄影展一样!”

  出生在大别山,自小满山遍野地追着野鸡野兔跑,逮到后就拿回家交给母亲炖着吃,以此来改善生活。

  某一年,一名干部在打猎时被误伤而不幸身亡。为此总部特意下发了通知,规定副师以上的干部不允许打猎。

  通知到达这一层后,特意批示道:“打猎不可以,打鸟可以!”即上山打猎不可以,路边打鸟可以。

  有一次,去了下辖的加禾农场视察工作,眼见野鸭众多,不由起了打猎的兴致。

  最终,的枪法还不错,一共打了15只的野鸭。农场场长上前祝贺道:“许司令员好枪法,佩服佩服!”

  听了这些赞誉,却没有开心地起来,他板起脸严肃地问场长:“你这儿是种水稻的还是种野草的?这么多野鸭子在这儿,我看你是不想干了!”

  由此可见,的观察能力和思考问题的能力确实很强。在娱乐放松的时候,仍然不忘关注下属的工作情况,令人佩服不已!

  在一次建军节的庆祝宴席上,酒酣之际,当众唱了几句京剧《老黄忠》的台词,赢得了满堂喝彩!

  钱钧的老家也位于大别山脚下,地处河南、湖北的交界处,和的老家属于隔壁县的关系。

  而且,钱钧也在少林寺学过武艺,他13岁入少林,18岁出师下山,一共在少林寺待了5年,而则待了8年。

  后来钱钧又进了红四方面军,先后担任过红四方面军骑兵团团长、胶东军区司令员、副司令员等职务。

  巧合的是,也曾担任过红四方面军骑兵团团长、胶东军区司令员等职务,只不过是在钱钧之前。

  后来,长期担任司令员,和副司令员钱钧是工作中的好搭档、生活中的好朋友!

  退休后,经常去找钱钧聊天。两人都有些耳背,经常扯着嗓子喊半天,也听不清对方在说啥,但两人依旧是聊得津津有味!

  有一次,又和钱钧聊了一个多小时才动身离开。回去的路上,问秘书:“钱司令员刚才说了啥?”

  有人问他为何这么做?回答道:“在我的老家有一种风俗,倒挂扫把可以避邪气、保平安,进而百病不生!”

  1979年10月,给身在老家的长子许光写了一封信,并随信夹带了50元钱。信的内容这样说道:

  “黑伢,给你邮寄了50元钱整。这50元是留给我办后事用的,你用它给我打一口棺材。我死了后不要火化,要埋到家乡去。活着报效祖国,死后孝敬父母!”

  1985年,去世后,经过上级的特别批准,他被土葬于大别山母亲之坟旁边。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武汉关水位每小时平均降幅超1厘米,汉口江滩“一家五口”直观记录快速退水

  厉害了!广东这所中学2024高考211率近100%,600分以上占比超70%

  有望下月登场,谷歌 Pixel Buds Pro 2 耳机被曝新增 4 种新颜色

  tvOS 18 中的代码暗示苹果有望推出配备触摸显示屏的 HomePod